您当前所在位置: 网站首页 / 详细内容  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毛泽东与王羲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胡学举 
      (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毛泽东思想研究所副所长,《毛泽东思想研究》杂志副主编、副编审)   

       当今中国,说起王羲之与毛泽东,可谓家喻户晓。一个是东晋大书法家,千百年来一直被人 尊为“书圣”;一个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,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、战略家和理论家,新 中国的缔造者,同时也是一位第一流的诗人和书法家,仅就其书法成就而言,亦可与“书圣 ”比肩。在书法艺术上,后者受前者的影响甚深,但又能跳出前者的藩篱,另辟蹊径,从而 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“毛体”书法,将书法这门古老的艺术推向一个新的高峰。毛泽东不 但自幼临习和痴迷王羲之法帖,不断从中吸取艺术养料,而且在新中国成立后还积极鼓励、 支持甚至参与有关王羲之及其书法艺术的学术争鸣,对新中国书法艺术的发展起了积极的推 动作用。认真研究毛泽东对待王羲之及其书法艺术的态度,对于我们如何处理好继承与创新 的关系问题,无疑可以获得深刻的启迪。 

一、对王羲之法帖的临习与痴迷 

    王羲之(302-361),字逸少,东晋会稽(今浙江省绍兴市)人,祖籍琅琊(今山东省临沂县)。 笵统彰酝豸酥ㄌ欢洗又形∫帐跹希以谛轮泄闪⒑蠡够睦?支持甚至参与有关王羲之及其书法艺术的学术争鸣,对新中国书法艺术的发展起了积极的推 动作用。认真研究毛泽东对待王羲之及其书法艺术的态度,对于我们如何处理好继承与创新 的关系问题,无疑可以获得深刻的启迪。 

一、对王羲之法帖的临习与痴迷 

    王羲之(302-361),字逸少,东晋会稽(今浙江省绍兴市)人,祖籍琅琊(今山东省临沂县)。 官至右军将军、会稽内史,故后世称为“王右军”。王羲之出身于名门望族、书法世家。他 小时候就师从当时著名的女书法家卫夫人学习书法。以后他渡江北游名山,博采众长,自成 一家,达到了“古今莫二”〔1〕的高度。与两汉、西晋相比,王羲之书风最明显的 特征是用笔细腻,结构多变。他最大的成就在于损益古法,一变汉魏质朴书风,创妍美流便之体,草书浓纤折中,正书势巧形密,行书遒劲自然,古今以为师法,故赢得“书圣”的美誉。 

    王羲之在书法艺术上的杰出成就,自然受到后世学书者的尊崇。喜爱甚至痴迷王书法帖者, 不可胜数,历史上最为著名的王书痴迷者莫过于唐太宗李世民。他生前不惜花重金收罗当时 尚存的王羲之真迹。令人惊讶的是,为求得王羲之那〖CM(21〗“天下第一行书”《兰亭序》,有一代明君之称的唐太宗竟采用欺哄偷骗等卑劣手段。更令人惊讶的是,他在临终前竟要求将这一天下至宝作为他的殉葬品,后世无数王书爱好者莫不为此而扼腕叹息! 

千载之后,一代伟人毛泽东同样被王羲之法帖迷得如痴如醉。毛泽东自8岁入私塾起,就与 书法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他从何时开始接触王羲之法帖,现在已难以考证,但他于1910年考入 湘乡东山学校后,已有他刻苦临摹王羲之《十七帖》、《兰亭序》等法帖的资料记载,当时 他写的字已颇得《兰亭序》神韵,故被师生们戏称为“兰亭体”。1912年6月他在长沙省立一中普通一班读书时的作文《商鞅徙木立信论》手迹,更酷似王羲之《黄庭经》笔意。毛泽 东长征到达延安时,身边仅有的几件物品中,即有晋唐法帖(其中辑有王羲之法帖)。1937年 平型关大捷后,一位青年作家奔赴延安的途中,从被日军炸毁的废墟中拾得4册名著和《石 索》、《三希堂法帖》各两卷,千辛万苦,带到了延安。毛泽东获赠两册名著和《三希堂法 帖》,如获至宝。《三希堂法帖》为清乾隆时期搜集刻印,清乾隆皇帝得到晋代书法家王羲 之《快雪时晴帖》、王献之《中秋帖》、王珣《伯远帖》珍贵墨迹三种,很是喜欢,将其收藏处称为“三希堂”。乾隆将这三种法帖与内府收 藏的自魏晋至明代著名书法家的作品340余件,各种题跋200余件,汇集刻印,而以《三希堂 法帖》命名。这是我国一部书法巨制,毛泽东在当时的条件下能获得其中两册自是珍贵无比 。此后,这套《三希堂法帖》与他形影不离,即使出国访问也要将它带上。1958年,毛泽东 请田家英向故宫博物院“借阅那里的各种草书手迹若干”中仍有《三希堂法帖》。〔2 〕 

    上述表明,毛泽东对王羲之法帖是极为熟悉且极为喜爱的。因此,1959年当他得知国务院副 总理黄炎培处有一本王羲之真迹时,便急切地借了过去,并说好一个月归还。那一个月里, 毛泽东一有空就展卷赏玩,爱不释手。据他身边的卫士回忆,常见他对着墨迹琢磨,有时又抓起笔来对照着练,练到兴头上,吃饭也叫不应。真正达到废寝忘食的境界。毕竟是晋人真 迹,太过珍贵,况且古有唐太宗巧取豪夺《兰亭序》的前车之鉴,因而借出不到一周,黄炎培便开始打电话催问。同样觉得王羲之真迹珍贵的毛泽东十分看重这一个月的约定时间,对于黄炎培的频频“催债”不免有些愠:“到一个月不还,我失信。不到一个月催讨,他们 失信。谁失信都不好。”整整一个月到了,毛泽东才将王羲之那本真迹用木板小心翼翼夹好 ,并嘱咐卫士:“零点前必须送到。”〔3〕按事先约定的一个月时间,计时计到了 “零点前”,可见毛泽东对王羲之真迹的痴迷达到何等程度!毛泽东毕竟是一位心胸开阔、 光明磊落的无产阶级领袖,尽管他十分喜爱王羲之的真迹,却没有让《兰亭序》的悲剧重演 。 

二、对王羲之书法艺术的继承与创新 

    王羲之的书法如行云流水,潇洒秀丽。正是王字的这一特点将毛泽东带入中国书法的最高形 式——草书的圣殿。据毛泽东的保健医生回忆:有一天他到毛泽东卧室去看主席,正看到毛 泽东在大床上看《兰亭序》,并由此而引出毛泽东对王字的评论:“比如王羲之的书法,我 就喜欢他的行笔流畅,看了使人舒服。我对草书开始感兴趣就是看了此人的帖产生的。”〔4〕自从毛泽东被王羲之那流畅秀丽的书法艺术所吸引之后,他对王羲之法帖的痴爱 就终生不改。古人云:书痴者学必工,艺痴者技必良。长期浸淫于王羲之法帖,不断地心追 手摹,不但使毛泽东打下了深厚的书法功底,而且还使其书风深深地打上了王羲之书法的烙 印。从毛泽东不同时期的书法作品中,我们都不难发现王羲之那行笔流畅、俊秀飘逸的特点 。可以说,历代书法家中,对毛泽东影响最大的非王羲之莫属。 

毛泽东虽一生痴爱王书,但并不盲目崇拜。历史上大多数书法评论家都把王羲之的书法吹得 神乎其神,往往使初学者望而却步。如南朝萧衍(即梁武帝)认为:“王羲之书字势雄逸,如 龙跳天门,虎卧凤阙,故历代宝之,永以为训。”〔5〕唐太宗李世民评论:“所以 详察古今,研精篆、素,尽善尽美,其惟王逸少乎!观其点曳之工,裁成之妙,烟霏露结, 状若断而还连;凤翥龙蟠,势如斜而反直。玩之不觉为倦,览之莫识其端。心慕手追,此人而已;其余区区之类,何足论哉!”〔6〕明解缙认为:“润色古今,典午之兴;登峰 造极,书家之盛。”“冠绝古今,不可尚已。”〔7〕这些评论,或“征引迂远,比 况奇巧”,或“遣辞求工,去法逾远”〔8〕,不但将王羲之的书法神秘化,而且还 使初学者不得要领。毛泽东则不然,他将自己对王羲之书法的感受实话实说:“我就喜欢他 的行笔流畅,看了使人舒服。”他承认王羲之的字固然很美,但又认为并非不可超越。毛泽 东不仅是一位王书痴迷者,还是一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,他始终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的发展 观来看问题。即使对待马克思,亦持此态度。他说:“不如马克思,不是马克思主义者;等 于马克思,也不是马克思主义者;只有超过马克思,才是马克思主义者。”〔9〕对 待王羲之,更是如此。的确,即使把自己的字练得与王羲之的字神形俱肖,也不过是书奴而 已。在毛泽东看来,一方面要刻苦学帖,另一方面又要“学得又像又不像,要发挥自己的特 点”,“如果每个人写的字都和字帖或是某人的字一模一样,那书法就停止不前,没有发展 了。世界上的东西如果全都一样,那叫什么世界呀?世界本身就是丰富多彩的”〔10〕。正是抱着此种态度,毛泽东一方面刻苦研习王书,同时又博采众长,大胆创新,逐步形 成了具有自己独特风格的“毛体”书法,从而在继承的基础上实现了对王羲之书法艺术的超 越。王羲之书法艺术水平虽高,但并非尽善尽美,毫无瑕疵。唐张怀瓘就指出:王羲之的草书“格律非高,功夫又少,虽圆丰妍美,乃乏神气,无戈戟铦锐可畏,无物象生动可奇,是以劣于诸子”〔11〕。此虽偏激之论,但不无道理。而毛泽东的草书,不但 具备王羲之草书流畅秀丽的特点,而且还展现出大气磅礴、豪放酣畅的特点,把中国的草书 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。毛泽东的书论与书法实践,使我们对继承与创新的关系有了更深 刻的认识。 



三、对“兰亭论辩”的鼓励与支持 

    毛泽东一生除精研王羲之法帖之外,对王羲之的生平事迹也作过较深的研究,并有自己的独 到见解。1959年初夏的一天,毛泽东在杭州与秘书们聊天时,引发了一场关于真伪《兰亭序 》的学术讨论。田家英说:王羲之书写的《兰亭序》的真迹已作了唐太宗的殉葬品,现存 的都是名家临摹经过石刻的拓本。陈伯达坚持说:《兰亭序》陪葬于武则天,留存在世上的 均是宋人伪托。林克则说:古籍中有萧翼赚《兰亭》的传说。显然支持田家英的观点。毛 泽东开始观而不语。稍许,他讲了一个“入木三分”的故事,接着又讲了“一笔鹅字”、“ 墨池”等王羲之刻苦勤练的故事。末了才说:《兰亭序》不但有很高的文学价值,在书 法艺术上的价值更大。要是真迹能留下来那是国宝啊!可惜葬到唐皇的坟墓里去了。又说: 我赞成田家英的说法。〔12〕如果说毛泽东参与这次有关真伪《兰亭序》的学术争鸣 因范围太小、影响还十分有限的话,那么他于1965年对“兰亭论辩”的鼓励、支持甚至参与 ,对新中国书坛可谓意义深远。 

    1965年5月22日,郭沫若写了《由王谢墓志的出土论到〈兰亭序〉的真伪》,后在《光明日 报》连 载,又在《文物》上发表。他根据其对南京出土的《王兴之夫妇墓志》、《谢鲲墓志》等几 方东晋早期墓志基本上是隶书体的考证,推论《兰亭序》的文章和墨迹均是王羲之的第七代 孙智永所依托。本来,关于《兰亭序》的真伪问题,清代学者李文田和包世臣早就提出来了 ,只是未引起更多的注意。由于郭沫若是著名历史学家、考古学家,又是书法界巨擘,地位 显赫,因而他的“依托说”一提出,即引起了学术界的震动,南京市文史馆馆员高二适写了 《〈兰亭序〉的真伪驳议》,对李文田、包世臣直至郭沫若以及康生等进行指名道姓的辩驳 。他将文章寄给报刊,本想引起争论,也许是因为郭沫若在学术界所享有的崇高地位,同时 还涉及到康生等人,相关报刊均以退稿处之。高二适又将文章寄给章士钊,希望得到章士钊 的支持和帮助。也许基于同样原因,章士钊亦感到为难,于是于7月16日写信将高二适的文 章转呈毛泽东处理。 

章士钊致毛泽东信: 

润公主席座右: 

    兹有读者江南高生二适,巍然一硕书也(按硕书字出《柳集》)。专攻章草,颇有发明, 自作草亦见功力,兴酣时并窥得我公笔意,想公将自浏览而喜。此钊三十年前论文小友,入 此岁来已白发盈颠、年逾甲子矣。然犹笃志不渝,可望大就。乃者郭沫若同志主帖学革命, 该生翼翼著文驳之。钊两度细核,觉论据都有来历,非同随言涂抹。郭公扛此大旗,想乐得 天下劲敌而周旋之。(此论学也,百花齐放,知者皆应有言,郭公雅怀,定会体会国家政策 。)文中亦涉及康生同志,惺惺相惜,此于章草内为同道。该生来书,欲得我公评鉴,得以 公表,自承报国之具在此,其望虽奢,求却非望。鄙意此人民政权文治昌明之效,钊乃敢冒 严威,遽行推荐。我公弘奖为怀,惟(望)酌量赐予处理,感逾身受。此籍叩 

    政绥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章士钊  谨状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月十六日 

    该生致钊书附呈,不须赐还。〔13〕 

毛泽东于7月18日即复信章士钊,信中说道: 

    ……又高先生评郭文已读过,他的论点是地下不可能发掘出真、行、草 墓石。草书不会书碑,可以断言。至于真行是否曾经书碑,尚待地下发掘证实。但争论是应 该有的,我当劝说郭老、康生、伯达诸同志赞成高二适一文公诸于世。……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毛泽东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九六五年七月十八日〔14〕 

同一天,毛泽东又致信郭沫若: 

郭老: 

    章行严先生一信,高二适先生一文均寄上,请研究酌处。我复章先生信亦先寄你一阅。笔墨 官司,有比无好。未知尊意如何? 

 

    敬颂安吉!并问立群同志好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毛泽东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九六五年七月十八日 

    章信,高文留你处。我复章信,请阅后退回。〔15〕 

    在毛泽东的亲自关怀和过问下,高二适的《〈兰亭序〉的真伪驳议》于1965年7月23日在《 光明日报》发表,1965年第7期《文物》还发表了高文的影印手稿。高二适文章的发表,即 激起讨论的高潮,《文物》先后发表了一系列讨论文章。 

    尽管这场论辩迄今亦无结果,但由于有毛泽东的鼓励、支持甚至参与,从而使其具有不同寻 常的意义。 

    第一,毛泽东直接介入一场公开的纯学术论辩活动是极其罕见的。作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 人,毛泽东对许多学术问题发表评论都带有强烈的政治意义,或被人赋予了强烈的政治意义 ,如评《水浒》等。相对而言,“兰亭论辩”的学术意味更浓一些。尽管如此,这场论辩却 因有毛泽东的直接介入而永载书法史册,成为书坛佳话。 

    第二,在这场论辩中,毛泽东虽然没有明显地偏向某一边,但是却提出了自己独到的学术见 解。他说:“草书不会书碑,可以断言。至于真行是否曾经书碑,尚待地下发掘证实。”南 京博物馆迄今已收藏出土王羲之同时代的墓碑30余通,虽各体兼备,唯一缺的就是草书, 从某种程度上证实了毛泽东的观点。这表明毛泽东不仅对王羲之及其所处时代极为熟悉,而 且治学态度也十分严谨。 

    第三,“笔墨官司,有比无好”。毛泽东对待“兰亭论辩”态度的意义早已超出了这场论辩 本身,对中国书法以及其它学术研究具有深远的影响。可以想见,如果不是毛泽东的积极鼓 励和支持,这场论辩在当时根本就不可能发生。通过这场论辩,激发了越来越多的人研究书 法的兴趣,从而有力地推动了新中国书法艺术的发展。此外,其它一切学术争鸣亦可从中获 得宝贵的启示。这也是“兰亭论辩”最大的意义所在。 

〔14〕〔15〕毛泽东书信选集〔M〕.北京:人民出版社,1983.602,604.

〔参考文献〕 

〔1〕〔5〕〔6〕〔7〕〔8〕〔11〕历代书法论文选〔C〕.上海:上海书画出版社,1979. 47,81,122,499-450,360,147. 

〔2〕〔3〕〔12〕周宏让.跟毛泽东学文〔M〕.北京:红旗出版社,2002.390-394,409- 411,416-418. 

〔4〕〔10〕缅怀毛泽东:下〔C〕.北京:中央文献出版社,1993.620,622. 

〔9〕马社香.韶山档案〔M〕.北京:中央文献出版社,2001.131. 

〔13〕郑重.回眸“兰亭论辩”〔N〕.光明日报,1998-12-03. 

 
毛泽东与王羲之  排序:99

  上一页:书圣王曦之的贡献

  没有了

 

 
版权所有:李明和个人书画网站  公网安备 37098202000420号  鲁ICP备10016789号 后台登陆  技术支持:金斗网络  seo